发丘门盗墓传奇 第47章:以为姓

2020-01-16 14:24:25 来源: 虹口信息港

发丘门盗墓传奇 第47章:以为姓

我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去理解这四个字,以为姓,这让我很容易把这四个字联想到自己身上,毕竟我也姓。

此刻间心中不免产生一团困惑,难道古书上记载的这个姓和我有关系?又或者说我就是这个以为姓的后人。那我不成了佐举的后人吗?妈的,越想越觉得离谱。但是细想之下,又有一点蹊跷,难道把我引到这里来的人就是想让我看到这个?还是他知道我和佐举有什么关系?难不成他引我来这里是为了做好人好事,是想帮我认祖归宗?

我不由自主地摇了摇头,觉得不该这么去想,如果我真是佐举的后人,我的祖上有这么一位牛逼的人物,那我老爹还不得给我讲八百遍关于他的故事,至少在我老爹那里凡是光宗耀祖的事,他都会给我讲个几百遍。

可事实是从小长大,我老爹一句都没提过祖上有帝王之人,就连佐举这个名字,我也是到了这里,看到这本古书才知道的。所以我觉得自己和古书中记载的姓应该毫无关系,也许只是一种巧合而已。

把古书合上,我内心里思绪万千,越是不想去想的就越会去想,我本不想和古书中的姓扯上关系,可就是控制不住内心中的好奇,总是会把自己和古书中的姓联系在一起。

这种毫无头绪的思考是让人烦躁的事情,因为无论你怎么去理解,那都只代表是一种想法,并不意味着就是事实。几分钟过后,为了强迫自己不要在胡思乱想,我不得不再翻找其他古书来看。当然我也希望能在其他古书中发现更多的信息。

在翻找的过程中,我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是事情,很多古书上的文字竟然都是象形文字。起初我并没有在意,但是很快我就发现,这些象形文字是被人抄写在这些古书上的,而且就是从其他棺材里的竹简上抄来的。

虽然我对于象形文字来说就是一个睁眼瞎,但是这并不影响我的判断力。其实要判断这件事非常简单,只要拿竹简上的象形文字和古书中的象形文字做个对比,就不难发现,这是同一种文字。

鉴于古书中出现的象形文字,让我对这里又有了一个新的推测,我想这里曾经应该发生过这样一幕。

曾经有人在这座古墓里,把所有竹简上的文字都抄写到纸质的书籍中,虽然我不知道这些象形文字中有什么秘密,但我想这里面记述的东西一定是有价值的,不然不会有人大费周章的去抄写这些文字。

有时候有些事情越是搞不懂就越想去研究,这可能是人类与生俱来的一个特点。

我把棺材里的所有古书籍都翻了出来,并且仔细地归纳了一下,所有象形文字的书籍都放在了一起,然后把所有我能看懂的又都另放到了一旁。全整理好后,眼前的古书籍变得明朗起来,百分之七十是我看不懂的,也就是那些象形文字,只剩下百分之三十我能看懂。

我翻看了几本能看懂的,发现里面的内容几乎都差不多,都是一条条的记录。这些古书籍中除了那本记述佐举的,其余都是账本,记录的内容都是各种东西和数量,并没有其他的内容。不过我发现这些账本并非出自一人之手,至少有五个人的笔迹。

看来这座古墓曾经到访过一个庞大的盗墓组织,而且这个盗墓组织把这座古墓里所有的东西都很细致的记录了一遍。像这么细致的记录我还是次见,恐怕就连当今的考古队也未必做的如此详细。

手电光变得有些暗淡了,这时我才意识到不能总开着手电,虽然我还有备用电池,但是按照这么看下去,再多的电池也未必够用。我用一些棺板的破碎木块和几个已经残破不堪的竹简生了一堆火,然后把手电收了起来。

火光虽然不及手电光强,但借着火光看东西还是可以的。我接着翻看账本,账本里呈现的记录太多,以至于我看了两个来小时也没有全部看完。不过我不得不佩服那些古代盗墓界的前辈们,他们的这种记录方式让我瞠目结舌,难以想象会有人盗墓盗的如此细致,甚至我都开始怀疑记录这些的到底是不是盗墓贼,他们该不会是想要把这里的所有东西都复制一遍吧。

让我产生这种想法的原因是,他们在账本里清晰的记录了所有古墓内物品的大小体积和重量,如果只是记录金银器具,那我还能理解,可是账本里的记录就连石雕方相氏的重量和长高宽都详细的写了下来。而且更让我不解的是,那些陶罐的大小以及每个陶罐上不同的纹路都有详细的记录。这些很不起眼的东西都记录的这么详细,可想而知账本中记录的珍贵物品该有多么的细致。

一连翻看了二十几个账本,我却始终没有看到关于墓主棺椁的记录,这让我感觉很是奇怪。按理说在古墓中重要的无非就是墓主的棺椁,因为那里的陪葬品将为珍贵,可是这些账本中却没有一条是关于墓主棺椁的。

我把所有的账本都大致翻看了一遍,竟然没有一丁点关于墓主棺椁的信息,但是我却意外发现了一页很奇怪的记录。

这页上没有记录是什么东西,但却记录了方位和数字,并且这页的记录相当简单,和所有详细记录的账本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这页的记录是:

东南有四

北角有五,殒一

西有十余

南角不祥或过十余

就是这么一个极为简单的记录,深深地吸引我的眼球,扯动我思考的神经。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页的记录怪怪的,让我浮想联翩。方位和数量这个不难理解,无非就是有多少个东西在哪个方位,可是北角有五殒一这段记录,让我有点琢磨不透。

从字面意思上的理解,也就是北角那个方位有五个什么东西,但是殒一就不得不让我联想到是死了一个。因为在古代殒就是死的意思,殒一也就是死了一个。如果按照这么去理解,那这页上记录的数字很有可能就都是活物。

当然这也只是我的一个推测而已,这页的记录具体是不是这个意思,恐怕只有记录账本的人心里清楚。

不过细想了一下,在这里出现活物又觉得不太可能。在这种环境里哪会有什么活物出现,如果真的有,那也只可能是粽子了,不过粽子并不能算是活物,也不能用殒来形容生死,所以我只能推测这里的活物是怪物,因为除了怪物,我还真想象不到这里还会有什么活物。

想着想着我自己都觉得好笑,刚把这个账本放下,就听到后面有响动。

我回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声音是从我进来的那条通道里传出来的。我走到通道口往里面看,可能是火光较暗的原因,只能看到通道里有一个黑影,距离虽然不是太远,但很难看清是什么。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黑影是在朝着我这边移动。

我不知道里面的黑影是什么,但忽然产生了很多种想法,会不会是引我到这里来的那个人?还是这里真的有怪物?

我赶紧拿出手电向里面照看,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只见通道内出现了一个全身是血的人。

我的个反应以为是血尸,因为他走路的样子一瘸一拐,并且整个身体都颤颤巍巍,可是他的一个动作让我打消了这个念头。他用手遮了一下眼睛,血尸是不会有这个动作的,只有人才会作出这个反应。

我刻意把手电光压低,不再去照他的眼睛,他才把遮住眼睛的手放下来,这时我才看到他的脸,是老嫖。

老嫖我兴奋地叫了起来,立刻跑了过去。

老嫖见到是我,脸上立即露出久违的笑容,可是这次他笑的很短暂,两秒不到的时间他就倒在了通道里。

我内心兴奋的喜悦之感随之消散,跑到老嫖身前立即检查他还有没有呼吸,谢天谢地这家伙还有呼吸,不过看样子他伤的不轻,因为他身上全是血迹。

我没敢立即挪动老嫖,因为不知道他有没伤到骨头。我跑回到刚才那里,找了一块还算结实的棺盖,把老嫖慢慢的挪到棺盖上,然后拽着棺盖把老嫖拉到火堆旁。

直到把他放在火堆旁时,我才仔细观察老嫖的伤势。他看起来很不好,脸色差极了,一副生命垂危的样子。他的背包不见了,只剩下腰里已经暗淡无光的手电和一把紧紧握在手中的匕首。

我要把匕首从他手里拽出来,可是这家伙捏的死死的,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匕首拿出来。

我本想立即检查老嫖的伤势,可是无意间却发现老嫖拿的这把匕首上有字,而且这把匕首的样子,让我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很像是师傅给我的那把匕首。

我把匕首上的血迹擦掉,瞬间看清了匕首上的刻字,一下子我整个人都懵了。

这!这!这把匕首竟然是我大师兄的。

北京同仁医院预约挂号
包头市第三医院预约挂号
宁夏的治疗癫痫病医院
梅州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宁夏癫痫病医院哪个正规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