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道 第八百六十四章 姜寒

2020-01-16 23:48:50 来源: 虹口信息港

符道 第八百六十四章 姜寒

“是申屠寅.准备迎战.”

一声低吼突然将沉寂打破.众人立即汇聚而來.严阵以待.

申屠寅的威名已然深深烙印在他们心中.无可磨灭.那种神出鬼沒的偷袭手段.连楮秋白都是忌惮万分.

在石飞羽即将突破之时.申屠寅突然带人前來.那般局面不仅让楮秋白为他捏一把汗.

以申屠寅的狠戾.如果看到他在突破.必将会趁机动手.到时候石飞羽也会身陷险境.九死一生.

严阵以待中.楮秋白已然下定决心.今天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不能让申屠寅打扰到他.

一双双凝重的目光眺望着远处远处.脸色紧绷.

而在他们眺望下.远处这些强横气息.也在快速逼近.方向明确.显然是冲着他们这边而來.

沉喝一声.楮秋白体内突然有着一头妖狼虚影出现.

那妖狼虚影并非像以前庞大.反倒是变得凝实了许多.匍匐在其身边.静静等候着接下來的大战.

从其身上散发出的凶戾气息.更是不容小觑.

在这种一触即发的情况下.远处那些强横气息也來到了近前.

接着.楮秋白就以发现.从对面森林中闪出十几道身影.

这些身影有男有女.男的俊逸.女的容貌俏丽.而身上穿的则是一种白色长袍.

眼看到这种整齐划一的白袍之后.楮秋白心里就不由得松了口气.

这哪儿是什么申屠寅.分明就是光明谷的人.

发现來者并非申屠寅.楮秋白心里也放松下來.随即回头狠狠瞪了郭逸尘一眼.

先前的紧张局势.将他都是吓出一身冷汗.对于这个虚张声势.谎报战情的家伙.多少有些恼怒.

面对他的责怪眼神.郭逸尘脸上多有尴尬之色.

方才发现那些强横气息出现在附近.他想都不想便误以为申屠寅追了上來.谁知道來的居然是光明谷弟子.

自己这边的队伍.与光明谷并无多少恩怨.既然是他们前來.倒也不用紧张.

但是等楮秋白转过视线.看到那缓缓从林中走出的魁梧青年.以及其肩头扛着的青铜巨刀之后.脸上表情却瞬间凝固:“姜寒.你怎么來了.”

听到姜寒两个字.不少天狼宫之人心中都会发颤.甚至连说话的楮秋白也同样如此.

这个凶名赫赫.不比申屠寅差多少的青年.其战斗力极为恐怖.一把巨刀更是无人能敌.

那般凶悍战力.就算是天狼宫护法中的前五之人.都是对他充满忌惮.

如今.随着姜寒的出现.其身上立即有着森然杀意涌动.也让楮秋白心头暗暗叫苦.

从姜寒现在的气息判断.显然是來者不善.难道自己曾经得罪过他.

想到此处.楮秋白又摇了摇头.以前虽有交集.但他敢肯定的说.二人之间并无恩怨.

“管得着么.”

正当他心头暗自腹诽时.那肩扛青铜巨刀.满脸凶悍的姜寒.却是瓮声瓮气喝道.

那沉喝声直接如同一道炸雷.在众人耳边爆开.让得他们脸色纷纷一变.

在询问之际.姜寒目光也是转到了依旧盘坐于虚无中的青年.随即眉头一皱:“这小子就是那个九品炼药师.”

这般询问.也让楮秋白脸色微沉.旋即闪身将其视线阻挡下來:“不是.”

“楮老九.你胆子肥了.竟然敢不让我抓人.”

发现他将自己视线阻挡之后.姜寒陡然将那肩头巨刀砸在脚下.沉声怒喝道.

那般蛮横气息.让楮秋白心中顿时一惊.急忙摆手:“沒有沒有.他真的不是你要找的人.”

“少说废话.老子说是那就是.”

不料姜寒这个时候却开始犯倔.根本不听解释.直接甩开大步就要上前将人带走.

而楮秋白心里也在暗暗焦炉.从姜寒现在的情形判断.他显然是真的要來抓人.而且已经认定石飞羽就是他要找的九品炼药师.

有心想要告诉他站在旁边的郭逸尘才是.但楮秋白转念一想.又打消而去.

无论是石飞羽.还是郭逸尘.都不是自己能够损失的.姜寒既然认定石飞羽就是炼药师.那么郭逸尘就暂时沒有危险.

“等等.”

眼见其越过自己.就要进入虚无抓人.楮秋白不由一急.咬牙怒喝道.

虽然心知自己打不过姜寒.却也不能看着石飞羽被他这样打断.要知道突破时被人打断的话.轻则根基受损.重则反噬而亡.

何况此刻石飞羽正处在那种玄妙的神魂轮回下.一旦受到打扰.恐怕神魂永远都无法摆脱出來.

“等什么等.老子可沒空陪你们耗着.滚开.”

见他一再阻挠.姜寒当即凶相毕露.举起手中青铜巨刀.就要向他矿劈而下.

这一幕顿时将楮秋白骇的眼皮直跳.急忙向后退了两步:“他在突破.你现在过去只会让他死.”

其实楮秋白已然从姜寒急切的态度判断出來.这个家伙气势汹汹前來抓九品炼药师.恐怕是真的遇到了什么急事.

而能够让他不惜抓人前去救急的事情.多半是有什么同伴受伤.

如果现在冒然打扰了修炼中的石飞羽.那么姜寒想要救的人恐怕也会凶多吉少.

这虽然只是自己的推断.不过此刻楮秋白也别无他法.只能去赌.

“我是炼药师.”

不料就在他心里有着这种打算时.郭逸尘突然开口.将视线吸引而去.

随着他的开口.楮秋白心里当即连连叫苦.暗道这个时候你不乖乖闭嘴也就罢了.居然还來添乱.想找死么.

姜寒也是听到.铜铃大眼一瞪.猛然回头望着他.喝道:“你说什么.”

“我说.我才是你要找的炼药师.”

面对姜寒凶神恶煞般的目光.郭逸尘心头多少有些发憷.不过他依旧硬着头皮回道.

而在其心里.也有着自己的打算.姜寒急匆匆前來抓人.显然是遇到了什么事情.而自己就算被其抓走.暂时也不会遇到危险.

让郭逸尘不放心的是石飞羽.如果他被打扰的话.那么所遇凶险将无法挽回.

“老子凭什么信你.”

双目闪烁着凶狠之色.姜寒竟是不予理会.阔步走入虚无之中.大手暴探而出.便欲对石飞羽抓去.

眼见于此.众人立即骇的心神剧变.郭逸尘更是直接暴喝道:“不信你看.”

说着.只见其从掌心有一股赤红烈焰升腾而起.与此同时.还伴随着磅礴神魂涌动.

似是感受到了这股神魂波动.姜寒手臂终在距离石飞羽不到半尺之处停下.旋即缓缓转身.望着他惊怒道:“你当真是炼药师.”

“这还有假.”

此刻.郭逸尘巴不得他相信自己.又怎会否认.手臂挥动中.赤红烈焰便立即在其面前凝为一座药鼎.

看到此景.姜寒也就不再怀疑.身形一晃便从那虚无中冲了出來.大手挥动中.一把捏在郭逸尘后颈处:“奶奶个熊.不早说.快跟我走.”

话音未落.便不由分说将郭逸尘抓了起來.匆匆腾空而去.

望着那转瞬就以不见的两人.楮秋白脸皮一颤.有心去追.却又担心石飞羽遇到什么麻烦.只好咬牙留了下來.

而在咬牙的同时.楮秋白心里也在暗自疑惑.那姜寒是怎么知道自己队伍里有炼药师的.又是怎么知道自己就躲在附近.

队伍里的人.大多都是自己身边亲信.自然不会做那卖友求荣的事.何况姜寒也给不了他们什么.

这样一來.极有可能是自己的行踪暴露.

虽说现在许多队伍都在忙着寻找拿走钥匙之人.但是也不敢保证消息会不会传到申屠寅耳中.

若那申屠寅得到消息.必然会带人前來.

心神凝重之际.楮秋白也将目光转向了盘坐于虚无中的青年.只希望他能尽快摆脱轮回束缚.

但是这种希望极其渺茫.楮秋白虽然不是符师.但他曾经踏入轮回镜时.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

那种心神飘渺难聚.沉迷与一种奇幻光芒中的境遇.让他现在都记忆犹新.

而在这种焦急的期待下.半个时辰后.盘坐于虚无中的青年身上.突然有着光芒再度绽放.

随着令人目眩的光芒闪烁.那虚无竟在迅速收缩.直至消失.

等到漆黑虚无消失的霎那.石飞羽双眼就以猛然睁开.在其眼神中.更有着让人看之不透的深邃.

深邃眼神宛如浩瀚星空.深不可测.等到片刻之后.那深邃暗才逐渐收回.

而楮秋白等人.则早已忘了时间.只是怔怔的盯着他.不知如何开口.

许久之后.待石飞羽起身.他才陡然惊醒过來:“这么快.”

的确很快.从神魂陷入轮回.到顺利摆脱清醒.竟然用了不到一个时辰.

要知道他当初突破轮回镜.可是耗时几天才算脱困.然而眼前的青年速度居然是自己的几十倍.

这种速度在楮秋白看來.当真是有些骇人听闻.

在其惊骇之余.石飞羽的目光也是投來.

平静的目光之内.有着一抹神奇光华闪过.旋即沉声问道:“郭逸尘呢.”

见其询问.楮秋白这才将郭逸尘被姜寒抓走的消息告诉了他.

得知这一情况的石飞羽.则立即决定带人前去寻找姜寒.

而楮秋白心里.也在暗暗期待接下來二人的见面.

究竟是刚刚突破的石飞羽厉害.还是那让人胆颤心惊的姜寒更甚一筹……

(冰雷号:号.沒加的兄弟抽空可以加一下)

黑龙江盛京医院怎样
成都医学院附属医院黄明孔
亳州牛皮癣专科医院
怀化治男科医院哪好
辽宁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