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硕士当起外卖小弟父母说他瞎折腾

2019-04-08 16:31:32 来源: 虹口信息港

北京大学硕士当起“外卖小弟”父母说他瞎折腾

两个年轻人合住在一个房间里,每天对完账后,还要商量一下接下来明天要做的事(左为小徐,右为小文)。

父母说他瞎折腾,他却说“我的青春我做主”

南星桥太平巷新工社区内,一间100多平方米的平房里,几份热呼呼的快餐正在打包。

这是一家6月新开的快餐店,总共才5个人,除去大厨和帮忙的伙计,剩下的全是老板,也就是合伙人。

这是一个奇怪的组合:杨圣恩,一名有着近20年酒店从业经历的社会人;徐晓雷,悉尼大学教育心理学硕士;小文,北京大学公共管理硕士。

送外卖被保安踹了出来

“外卖小子”徐晓雷正在接:“送哪里?哦,知道了。10分钟后送到。好的,再见。”

在本子上迅速记上两笔后,小徐朝厨房喊,“楼师傅,10元的香炸鸡排套餐一份。”

厨师楼斌马上点火开始烧菜。依照菜单,香炸鸡排套餐包括香炸鸡排、鱼香肉丝和时蔬小炒两样。

多加快餐配送中心的菜单主要分10元和8元两种,共4种套餐。比如今天的菜单上,有10元的粽香鸡腿套餐和干菜扣肉套餐,还有8元的红烧鲳鱼套餐和尖椒熏肉套餐。

徐晓雷已送了半个月的外卖。他得意的是,刚开张时,就成功潜进了附近的一幢商务大楼,每个楼层都发了传单。

生意上门,徐晓雷自然担当了送外卖的角色。不过,次外送,就被保安逮住了。

“他居然1脚把我踹了出来。”徐晓雷摆了一个踹的动作,强调说,“真的踹哦,不是摆个姿势而已。”

徐晓雷讲得兴高采烈,可听者就想不通了,两个硕士高材生,怎样就这么心甘情愿当上了“外卖小子”?

三人是怎样聚到一块儿的

徐晓雷去年7月从澳大利亚学成归国,后来进了一家教育培训公司,月薪4000多元。

小文是徐晓雷高中、大学校友,现在有一份固定职业。

巧的是,两个年轻人,都对饮食健康很是关注。徐晓雷是因为在澳大利亚接触到了新的蔬菜食用习惯,平时喜平淡。而小文是由于他的特殊经历,他曾在考研期间因不规律饮食致使肠胃功能紊乱延续近一年,所以后来对合理膳食特别在意。

两人都对餐饮行业有意思,可他们一没资金,2没技术,3没经验。

恰好,他们在一次活动中偶遇了杨圣恩。杨圣恩看中他们两个“年轻有知识”,而自己做过酒店总经理、餐饮公司培训专员、前厅经理等,经验足够了。

“这是一项从事健康的事业,能把我们的理念,贯彻到营养、卫生、原料选配、配送、售后服务每个环节中。”三人一拍即合。

父母说他们是在瞎折腾

徐晓雷挑了五一节,跟父母说这事。

饭桌上,他假装很不在乎的模样,说了句:“我想做快餐。”

老徐愣了愣,看了他一眼,没吭声。

小徐终究按捺不住,倒豆子一样全抖了出来。“我觉得做快餐没什么见不得人的,这一行是很实在的事情,直接关系到人们的生活品质。对年轻人来讲,创业是一种选择,一种理想对现实的挑战。”

老徐今年50多岁,出身浙江青田的他从小务过农,做过工,这些年来一直在乌克兰做生意,近两年才在杭州买了一套房子,定居下来。一次性付款,再加上装修,夫妇俩多年积攒的老本已耗得差不多了。

不过,总算儿子还争气。2006年从浙江大学毕业后,又去悉尼大学读了个教育心理学硕士,近还考出了心理咨询资格证。周围亲戚朋友说起来,都说他好福气。

“做教育这一行不是挺好的嘛。”老徐想了想后,扔出一句话,“反正你要做可以,要钱没有。”

次谈判双方不欢而散。

老徐对儿子的假想一直在变。早希望儿子能当官,后来觉得还是做医生或老师,受人尊重。他自己当过农民、工人、商人,也跟各个领域的人打过交道,如果让他选择,他更愿意和医生、教师做朋友,由于这些职业有社会意义。

儿子读了教育心理学,既可以做心理医生,也可以做教师,他很开心。但没想到儿子想去卖快餐,花这么大成本培养,结果去做技术含量这么低的快餐,他接受不了。

我的青春我做主

徐晓雷的叔叔都出动了。可是小徐情意已决,带着杨圣恩和小文一同到了家里,对父母进行说服工作。

“我看到他们的杨阿姨(指杨圣恩)比较沉稳踏实,而且年龄和工作经验也适合创业,就同意了。”老徐还是退步了。

晓雷妈妈还是有点想不通。看着儿子才华了一个星期,就瘦了很多黑了很多,心疼得要命,不停地念叨,还是教书好。

而小文则遭遇了更大的抵制。他妈妈听说这个消息后,直接骂小文“胡闹,瞎折腾。”

父母坚决反对,天天都在给小文做说服工作。小文干脆瞒天过海,跟姑姑借了点钱,先跟徐晓雷、杨圣恩他们一起做了起来。

“我们不如杨阿姨能干”

做起来了,两个高材生才意想到,经验真是一笔宝贵的财富,杨阿姨比他们能干太多了。

大到场地租用、装备采购、厨师雇佣,小到每天原材料的采购,全由杨圣恩完成。小文和小徐为此很惭愧,让杨阿姨一个女人做这么多事情,乃至连上小学的小女儿都照顾不上,致使小女儿学习成绩直线下降。

不过,杨圣恩完全不是这么看的。他们很谦虚,对身份的差别,适应能力非常强。

“我们5个人经常一起打扫卫生,一起吃饭,一起交换。送外卖的进程中,受到委屈,他们回来也说,不过都是笑呵呵地说。”杨圣恩说,这让她有些没想到。

徐晓雷说,这得益于他在国外读书时的经历。“我常常跟流浪汉聊天,固然,也跟高层次的人交换。职业身份不分高低贵贱,人的价值决定于你贡献了什么,而不是得到了甚么。”

他们团队里,很流行一句由杨圣恩提出来的话:“我们1起用的理念去做普通的事情”。

小文告诉,他人一直给他们贴上“高学历”标签,而他们也确实有些新的理念。

“现在的快餐只寻求吃饱,而我们追求营养搭配,而且根据不同人群推荐不同的营养搭配。”他说,“我们正在学习《杭州市民健康生活手册》,争取在一段时间后把公道营养的搭配引进到我们的餐品设计中,我们更希望得到杭州市健康卫生办公室在营养搭配方面的指点。”

在全体人员的努力下,现在多加快餐配送中心每天都能送出4五十份快餐,不过他们需要70份才能保本。

徐晓雷很心焦,觉得自己应该腾出更多时间来做市场开辟的工作,他正在物色能够送快餐的员工。(章建森/文钱璐斌/摄)

小孩便秘什么原因
小孩便秘什么原因
宝宝严重便秘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