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劫武尊 第五十七章:隐晦交谈

2020-01-16 21:28:36 来源: 虹口信息港

万劫武尊 第五十七章:隐晦交谈

“炼药师就是不一样,走哪都会得到别人的尊敬,特别是高级的炼药师。”叶凡微微叹息道。

曾几何时,叶凡也想要成为一名炼药师,可是奈何古魂却并不是一名炼药师,自己的这个梦想也就因此破灭。

要知道,在神灵大陆上想要成为一名炼药师基本的是要有超强的灵魂力,再者便是要有一名炼药师手把手的教。

毕竟世上丹药无数,就是同一类型的丹药也有无数种之多,根据药方的不同,炼制出来的丹药效果也是不同。

通常而言,一种丹药由两个炼药师炼制,那么药方也有可能不是一致的。

要是没有一名炼药师老师亲自传授,那么光是这些丹方而言,就算一个人花费一辈子的心血也不见得有什么收获。

此外,炼丹制药除了灵魂力以外,还需要极强的控制火焰的手段。

同样的药方,同样等级的炼药师,可是控制火焰手段不同,那么炼制出来的丹药效果也是不尽相同。

同时,要想将丹药炼制成功,还需要诸多的细节需要在意,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练成的。也不是光凭自己一个人捣鼓便能成功的。

炼丹之道并没有天才一说,有的只有不断的积累,故此,想要在炼丹一道上登顶没有长辈指导几乎是不可能的。

“哼,不过是一个四品炼药师罢了,有什么好羡慕的?”叶凡脑海中传来了古魂不屑的声音道:“要放在以前,四品炼药师给我提鞋都不配。”

叶凡对眼界高得出奇的古魂也是没有办法,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一旁的姬无常倒是一副英雄所见略同的样子,兀自点点头道:“我要是一名炼药师就好了。”

说话间,主位上的叶天青已经坐定,大手一挥招呼手下给几人上茶。

随后向家族子弟介绍道:“各位叶家的弟子们,这位便是大名鼎鼎的木青阳木大师,也是我们的老朋友了。”

木青阳微微起身,表示向大家打个招呼。

叶家众多长老自然是知道他的身份的,不少弟子虽然没有见过他,但是大多都听说过他的名头,此刻一个个都是崇拜之极的神色。

一番客套之后。

叶天青直入主题道:“不知木大师此次来青玉城所谓何事?”

“老夫是受朋友之托而来罢了。”木青阳富含深意地道。

“哦?”叶天青显得有些诧异,随即问道:“不知道木大师的这位朋友是何方高人?叶某倒是想认识认识。”

木青阳不紧不慢地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一捋长须微笑道:“这个人叶家主也是熟悉非常,平日里可没少打过交道啊。”

叶天青眼神更显得疑惑不解,暗自思量了片刻。

不过显然并没有什么收获,微微一抱拳道:“听木大师这么一说,叶某就更加好奇了,可是左思右想却还是没能想起这号人物,还请木大师赐教。”

木青阳淡淡一笑,凑到叶天青耳边低语一番。

也不知道说了一些什么,叶天青脸色陡然变得有些复杂起来。

眼中闪着一丝惊诧,道:“原来是他?”

“不错。”木青阳点点头,似乎对于叶天青的吃惊并没有感到意外,淡笑道:“前些日子正是他派人前去帝都通知老夫,老夫这才日夜兼程赶来这青玉城。”

“没想到木大师与他也是相交不浅啊,叶某在这青玉城几十年竟然从未察觉,真是汗颜。”叶天青一脸尴尬道。

“叶家主言重了。”

叶天青扫了木青阳两眼,顿了顿又问道:“敢问木大师,那位朋友请大师前来可是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对于青玉城而言的确是大事。”木青阳意味深长地道。

这让叶天青更加疑惑,连忙追问道:“不知木大师是否愿意告知一二?”

既然对于青玉城而言是大事,那么势必与三大家族多少有些相关,叶家作为三大家族之一自然是无法置身事外的,此刻既然木青阳知道,那么叶天青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正所谓知己知破百战不殆。

“当然,老夫今晚赶来叶家就是为了跟叶家主通个气。”木青阳淡淡道。

“哦?”叶天青有些欣喜起来,抱拳道:“多谢木大师。”

“你我相交几十年,这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不用客气。”木青阳摆摆手道。

听到木青阳这么说,叶天青脸上浮现出一丝难以遮掩的喜悦。

木青阳这话在普通人耳中不过是一般的客套话罢了,但是在叶天青的耳中则是另一个意思。

这表示了木青阳是真正地拿自己,拿叶家当朋友,能得到一名四品炼药师的好感,在这青玉城也算是一大助力了。

“木大师说得是。”叶天青微笑道:“但不知大师所说的那件事是?”

木青阳轻笑了两声,反问道:“叶家主应当知道老夫是做什么的吧?”

“木大师是炼药师啊,这个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有什么问题吗?”

“叶家主是明白人。”木青阳饶有深意地道:“有些事情并不好说,但是以叶家主的睿智老夫想应该是能想到的。”

叶天青一听这话,立马陷入了沉思,片刻之后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有些凝重。

对着木青阳凑过去几分,低语道:“不知木大师说的是成品还是半成品?”

叶天青的话让在场的众多主事长老以及一干执事长老还有后辈弟子们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但是此刻也不敢大声讨论或是直接站出来提问,只能死死地盯着叶天青和木青阳两人的表现。

只有林天南等几个为数不多的几个长老才明白两人说的意思,一个个面色有些凝重起来。

“半成品。”木青阳一字一顿地道。

“半成品?”叶天青显得有些吃惊,但是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立马便恢复了正常。

端起身边的茶杯喝上一口茶,继而问道:“不知大师说的是哪种货物?”

说话间叶天青还伸出了右手比划了一个三和一个四。

木青阳自然会意,没有作声,只是微微地伸出了右手大拇指。

这让叶天青以及几名核心长老都不免有些大惊失色,各自相视一眼,似乎是在传递某种信息。

叶天青顿了片刻,沉声问道:“大师此言当真?”

“千真万确。”木青阳重重地点了点头道:“老夫在来叶家之前便已经检查了一番,不会有假,而且这次的货乃是,或许会印象三大家族在青玉城中的势力变化。”

“听木大师此言,似乎此物当真厉害无比。”叶天火眉头皱到了一起,沉着脸道。

“二长老所言不错。”木青阳转而将目光投向叶天青道:“叶家主,你我相交几十年,想必你对老夫的为人是十分了解的,这次的事情可要好好把握啊。”

“既然大师都如此说了,叶某自然不敢怠慢。”叶天青点点头,沉声道:“还请大师详细说一下情况,叶某也好早作安排。”

木青阳右手微微一摆,示意叶天青靠上前去,在他耳边又低语了一番。

怎料叶天青听完后整个人脸色都变了,瞳孔放大,嘴巴也跟合不拢一般张得一个拳头都放得下。

足足片刻之后才回过神来,喉咙艰难蠕动了一下,道:“竟然是这等好东西?”

“不错。”木青阳淡淡道:“起初老夫也不相信,但是在亲眼看见之后也是不得不信,而且那东西比老夫以前遇见的都好上了一筹。”

“青玉城怎么会出现这等东西呢?”叶天青脸色一凝,自言自语道。

“这个老夫就不得而知了。”木青阳摇了摇头道:“不过这东西来的煞是蹊跷,老夫怕背后是有人故意设计。”

“哦,怎么说?”叶天青问道。

“这东西并不是属于那个地方的。”

“不是那个地方的?”叶天青再次吃惊道:“那大师的意思是这东西……”

木青阳显然是猜到了叶天青接下去要说什么,点点头表示叶天青的想法正确。

“那会是谁?”叶天青显得有些紧张异常,将疑惑的目光再次投向木天青,问道:“大师没有询问这东西背后的人吗?”

木青阳闻言微微叹了一口气,道:“老夫知道事态有些严重,自然询问了,不过他却是不愿意说出只字片语。”

“也难怪,这是他们的规矩。”叶天青倒是显得有些理解。

“老夫也不好多问,随后便往你们叶家赶来了。”

“大师的深情厚谊,叶某当真是无以为报。”叶天青回过神来,再次对着木青阳一抱拳道:“大师舟车劳顿,这次定要在我叶家好好住上几日,叶某也好尽一尽地主之谊啊。”

“哈哈,如此就叨唠叶家主了。”木青阳大小两声道。

“大师说的哪里话,你给我们带来了这么重要的消息,这些衣食住行的小事自然是我们叶家的分内之事。”

“还有一件事老夫还是提前跟叶家主说一声为好。”木青阳似乎想到了什么,开口道。

“木大师但说无妨。”

“此次老夫是为了朋友之约而来,不方便插手青玉城的事务,到时候不管结局如何还请叶家主不要怪罪。”

“木大师言重了。”叶天青淡笑道:“大师能来通知一声,对叶家而言已经是大恩大德了,至于结果怎么样那也是叶家自己的能力与否,又岂会怪罪大师。”

“如此就好。”木青阳淡然道。

两人的对话实在是云里雾里,在场的除了叶天南几人以外,根本没人能听懂,此刻一个个都在那低声议论起来。

杭州丽都医院怎么走
北京军海医院可靠吗
安顺治癫痫的公立医院
贵阳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上海妇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