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自问为什么要用AR或者VR技术2019iyiou

2019-05-14 18:24:01 来源: 虹口信息港

1、许多人同意VR可以增强对这个世界的体验和同理心,但其他媒介却不行。然而,新兴媒体并不是“翻译”所有故事或经验的方式。

2、VR不是新技术。但它正在进入加德纳技术成熟度曲线(GartnerHype Cycle)的“启蒙的斜坡”,这意味着这项技术正在被公众接受。

3、VR的物理本质使得教师能够超越对“讲故事”的思考,探索新的生活方式。使用VR的研究证明了“普罗透斯效应”(Proteus Effect)——现实世界中的人会受到在虚拟世界建构的自我形象影响。

4、VR设备介于15美元到600美元之间,在推动任何实验之前,对于教师和学生来说重要的是能够使用到的设备。

5、当利用VR和AR教学时,重要的是根据替代现实(alternate reality)经验与课堂讨论,让学生对课程有预期,并鼓励他们将接收的信息连接到现实世界。

对于许多教育工作者来说,“虚拟现实”这个术语似乎是一个矛盾:一个具有潜力的诱人的想法,但这个想法还没有在课堂上实现。

不过据教育科技资讯站Edsurge报道,日前于纽约帕森斯设计学院(Parsons School of Design)举办的沉浸式故事专题讨论会提供了一个新的可能性。

由大约200名虚拟现实(VR)和增强现实(AR)爱好者、怀疑论者和好奇者参加本次活动,发起了一个发现新项目、讨论缺点和教训的集体探索。

虚拟现实(VR)和增强现实(AR)被描述为继web浏览器和移动后的第三波媒介浪潮(3rd media wave)。

其他人则把它称为信息时代和深入体验时代的转换点。无论如何定义,它是一个新兴的年轻空间。

“如果你在虚拟现实(VR)或增强现实(AR)的空间中呆了18个月,那你是专家,”帕森斯设计学院(Parsons School of Design)纽约媒体实验室及沉浸式故事研讨会执行总监亨德里克斯(Justin Hendrix)说。

上周的研讨会上,核心对话被分为五个话题,教育工作者可以开始构思在教室中使用新VR和AR技术,这可能使你成为所在学校虚拟和增强现实的新“专家”。

1、自问:为什么要用AR或者VR技术?

许多人在研讨会上同意VR可以增强对这个世界的体验和同理心,但其他媒介却不行。然而,新兴媒体并不是“翻译”所有故事或经验的方式。

游戏设计师麦考林(Colleen Macklin)是帕森斯设计学助理教授和PETLab的联合总监,他指出游戏“Spent”让玩家通过花钱来帮助人们理解贫困,但它适得其反,反而使得玩家对穷人缺乏同情。

因为玩家把他们的贫穷归咎于一系列糟糕的选择。根据麦考林所说,这意味着游戏是一种低效的媒介。

帕森斯时装设计助理教授克莱默(Greg Climer)回应了麦克林的观点,指出这些信息与媒介一样重要。

“教育者必须充分理解他们使用虚拟或增强现实的动机,”他说。“你想告诉的故事是什么?你怎么说这个故事?也许把它变成一个VR或AR的作品,或者把它变成一部小说,”他谈到。

他的学生通过增强的纺织品片段(Augmented textile pieces)讲述他们的故事,其中一些旨在促进关于禁忌主题的讨论,例如色情主义。

他坚持认为,AR和VR是传播信息的媒介,很多人将通过媒介产生的内容来判断这些媒介。

对于寻求获得行政人员和其他同事支持的教育工作者,他解释说,他们必须解释他们的内容需要VR和AR等新技术的原因。

2、普通人也应参与VR和AR的创作

VR不是新技术。但根据专家所说,它正在进入加德纳技术成熟度曲线(GartnerHype Cycle)的“启蒙的斜坡”,这意味着这项技术正在被公众接受。

“设想我们回到电视刚出现的日子。当时许多人都在想自己跟这种新媒体有何关系,发明家则是想方设法弄明白如何使用它,”亨德里克斯解释说。

考虑到这些媒介的新颖性,毫不奇怪,如今很少有支持VR和AR资源的课程。关于VR和AR的专业发展会议几乎没有,这意味着目前寻求使用VR或AR技术的教育者要做的事情就是深入研究这些课程。

加布里埃尔·凯利(Gabrielle Kelly)是一位电影制作人、作家以及新加坡纽约大学的副艺术教授,她计划在下学期教授一个虚拟实境写作课程。她正在备课的过程中学习新知识。

“你怎么教你不知道的东西,”凯利问。“我们使用已知的电影知识并由此琢磨和推理新技术,但是双方甚至连词汇都是不同的。我在写教学大纲之前必须搜集大量信息。

凯利不是VR专家,但她坚信普通人也应该参与其中。她很快将写一个十页的一分钟VR电影剧本。

3、除了讲故事,VR和AR还有其他用处

截至目前,已经采用VR和AR的教育者发现他们的大部分课程都在集中在“讲故事”上,例如帕森斯设计学院提供虚拟现实和纪录片课程。

但是还有其他种类的教育资源可供探究。麦克林指出,VR的物理本质使得教师能够超越对“讲故事”的思考,探索新的生活方式。

“使用VR的研究证明了‘普罗透斯效应’(Proteus Effect)——现实世界中的人会受到在虚拟世界建构的自我形象影响。”麦克林写道。

“如果我们能够‘居住’到其他身体,并适应新的行为和生活方式,我们可以知道成为别人是怎样的吗?”

麦克林引用一个更具挑衅性的例子是德拉潘纳(Nonny De La Pena)的《使用武力》的VR纪录片。在这部VR纪录片中,听众‘进入’了非法移民Anastasio Rojas的身体,在试图偷偷进入美国时被边境巡逻员殴打并杀害。

麦克林解释说,这种类型的沉浸体验可能允许科学家、心理学家和哲学家研究“后人类”话题——即人类进入其他身体的影响。

4、给学生装备AR或者VR设备

然而在推动任何实验之前,对于教师和学生来说重要的是能够使用到的设备。

“设备很重要。如果计算机和VR套件之间存在延迟,可能会导致很多问题,“来自帕森斯设计学院的学生Chia Liao表示。她的VR项目样本是大脑证据:每天监测并探索意识和潜意识的反应。

其他学生表示他们学习新技术很快。帕森斯设计学院的和设计专业学生Alex Gerald说,“的障碍是很难拿到设备,”我不指望这个项目(他的VR纪录片)很容易,但是你不能经常使用设备,这是才是项目艰难的部分。”

“简单”是一个相对的术语:他的10分钟纪录片花费了他的五人团队两个月时间。

VR设备介于15美元到600美元之间,教育工作者必须检查预算或开始四处询价,以获得更高质量的机器。

5、理解你学生的需求

帕森斯设计学院的BFA设计与技术计划项目主任李(Kyle Li)描述了他在纽约市公立中学普雷学院(Institute of Play)设计实验室中的VR教学体验。该中学建立了模拟游戏的整个课程。

“我们创造了一个安全的环境让学生犯错误,因为他们可以重置和重试,”李说,“但我们发现学生没有将他们的VR体验与现实生活连接起来”。

李建议,当利用VR和AR教授年轻学生时,重要的是根据替代现实(alternate reality)经验与课堂讨论,让学生有课程预期,并可以将他们接收的信息连接到现实世界。

对于将会体验和创造VR内容的成年人,“他们重要的是求知若渴地重新学习,”帕森斯设计学院的艺术家和助理教授Melanie Crean说。

“创造VR内容不像电影,因为它不是线性的,”她说。VR用户有更多的选择——他们可以选择面对剧中人物或者环顾四周。他们可以自由地创造他们的体验。创造VR内容的学生必须超越线性脚本,考虑所有观众的体验。

对于拍摄VR纪录片学生,Crean表示习惯以线性方式思考的人,应该调整下他们的思维方式。Crean解释说:“创造VR沉浸体验中的感觉和单纯写作完全不同。”

幼小衔接将是下一个教育K12培训的战场吗?

爱奇艺提交上市申请百度仍为控股股东
无人零售嗨便利获得100万美元天使轮融资
2013年绍兴汽车出行F轮企业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