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萝莉法师的异界之旅 第二十五章 蔚蓝色的梦

2020-01-16 19:35:49 来源: 虹口信息港

某萝莉法师的异界之旅 第二十五章 蔚蓝色的梦

“从在艾德倪华时起,我就隐隐约约的有种感觉,莉娅你――是不是有些缺少身为女孩子的自觉?”

当晚,听到莉娅说起关于和赛义夫的事情时,伊莎贝拉带着一副“该怎么说你才好”的表情问道。

“啊呜呜……”

面对这尖锐的质疑,莉娅发出了弱弱的呻吟声。

“卡莱尔也就罢了,当初在艾德倪华的时候,沃里夫每次邀请你出去你也没有拒绝过。”

“因……因为是朋友嘛……而且只是出去玩而已……”

“我说那!男孩子和女孩子两人单独出去玩,在这个世间就被称作为约会哦!你有没有看到当你答应沃里夫时,艾米是什么表情?”

“啊呜呜……”

小萝莉弱弱的缩了缩脖子。公主说的没错,就算再怎么样模仿女孩子的行为举止,再怎么装可爱卖萌,从地球穿越而来的莉娅总是少了点天生的,属于女孩子的自觉。

就算是在艾德倪华的时候也一样,除去那天生的贵族骄傲气场,事实上,莉娅是一个很容易相处并成为朋友的萝莉。这不光是对于女性而言,来自地球的记忆和性格使得她对于男孩子们也能一视同仁的对待。

要不是因为那身名为大贵族的盔甲太过坚硬,也许在艾德倪华里,许多对某萝莉有想法的少年们会惊讶的发现,约莉娅出去玩其实并不困难。

“哎……算了。总之。什么的一起去吧,我也确实想要去买点什么。”

对于自己好友的不自觉,伊莎贝拉语的叹了口气。

“不过话说回来。莉娅。”

“恩?”

“真的不考虑一下吗。赛义夫的约会邀请?我记得你似乎对卡莱尔没什么兴趣。那赛义夫呢?比起卡莱尔那种阴柔的样子,赛义夫明显要阳刚多了吧?”

“绝对不要。”

公主的提议其实很正常,按照门当户对的理论,除了卡莱尔以外,配得上莉娅的男性真的很少很少。不过,赛义夫却正好位列其中,而且海里凡耶由哈努法茵本人指定。并不是世袭制,所以哪怕赛义夫是沙鲁佐德的儿子,入赘莉娅家里也没什么不妥。

但就算如此。莉娅还是迅速,果断,坚定的拒绝了。

“哎哎哎,赛义夫也不行吗?那么……告诉我。究竟什么样的男孩子才能打动我们小莉娅的心呢?”

翻过身。伊莎贝拉把小萝莉扑到软绵绵的床上,脸对着脸问道。

“其实……”

小萝莉犹豫了一阵子,后,她用双手捧住伊莎贝拉的双手,并放在软绵绵的胸前,面色羞红,眼神湿润的说道:“伊莎贝拉……我喜欢的是你哦。”

“莉娅……”

面对小萝莉的告白,伊莎贝拉愣了一下。然后……

“是是是,我也爱你。我亲爱的小莉娅。但你总有一天是要嫁人的不是?”

她把小萝莉揽入怀里说道。

“啊呜呜……”

于是,像是放弃了似得,莉娅弱弱的呻吟了一声,然后把小脑袋埋在公主胸前,一动也不动了。

当晚……

飘呀飘,摇呀摇,小萝莉仿佛躺在软绵绵的云端上,轻轻地摇荡着。又像是沉浸在深深的海里,缓缓地,缓缓地,向下沉去。

终,女孩子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蔚蓝色的世界。

“这里是……?”

站起身来,她光着脚,只披着薄薄的睡衣,迷茫的望着四周。

这是一个庭院,一个巨大的庭院。远远望不到尽头,带着锈迹的黑铁围栏将其包围;巨大的蔚蓝色正方形砖块铺设成地面;完整的,高耸的,倾斜的,残缺不的白玉色石柱组成了一道道看不到尽头,连接着限的回廊;按照违反重力规则运行的喷泉;蔚蓝色的草;蔚蓝色的花。

废墟般的残横断瓦上雕刻着宛若哥特式的花纹艺术,还有那些深浅不一的蓝,这一切组成了整个世界,就像是沉浸在蓝色海洋里的亚特兰蒂斯一般,神秘而又寂静。

在这悠远深沉的世界里,她一会漫游在蓝色的花园,一会又奔跑在尽的长廊,时而在残破的巨大镜子前做个鬼脸,却发现里面映出的是另一个次元。

【啊,这是空间元素的世界呢。】

突然,女孩如此想到。就像是仙境里的爱丽丝一般,她尽情地游玩着,甚至忘记了时间的流逝。

然而时间似乎并不甘心自己就此被忘记,突然,远处传来了古老的钟声,一声接一声,虽然缓慢,却连绵不绝。

追寻着钟声的足迹,女孩开始加速的奔跑了起来,蔚蓝色的世界开始变化,庭院的地板里,出现了巨大的齿轮,那不是蓝色的空间元素,而是加富有金属质感,宛若黄铜一般的机械品。

齿轮有大有小,有独自运转的,也有嵌套在一起,彼此互相影响,却又富于韵律转动着的。越是靠近钟声的地方,齿轮与机械就越是取代了原有的风景。

渐渐地,空灵的庭院被古旧的机械风格所取代,也就在这里,这机械群的中心,女孩看到了,为状绝的景色――空间风暴。

那是从天际落下的洪流,宛若龙卷风,又宛若限的蓝色星辰在旋转与游戏,绝美,壮丽,令人心潮澎湃,却又是那么的神秘。

然而,这份美丽的景象却包含了连巨龙也要为之颤抖的可怕威力,汹涌的洪流虽然寂静声,旋转中却又充满了绝对的力量。

女孩毫不怀疑,要是再往前靠近,等待自己的将会是化为齑粉的下场。

可是,她又被那洪流里传来的钟声所诱惑,在那风暴之眼中,仿佛有什么存在着,能够隐隐约约看到一个耸入天际的影子。

【停下。】

她在心中默念着。

【停下。】

然而,**着的小脚却仿佛失去了控制一般,默默地迈向前方。

【不要在前进了!】

风暴近在咫尺。

【呜……】

女孩闭起眼睛,等待着即将来临的毁灭。

“消散吧!”

然而,却传来了声音。那是自己所不知道的语言,不,与其说是语言,不如说,这是在连语言这个概念都不存在的太古,就已经诞生的声音,绝对神圣,宛若诗歌般优美。

那是――自己的声音。

于是,仿佛屈服于这份绝对的命令,风暴渐渐开始消散。

在那正中心,黑色的影子渐渐显出了其真正的样子。

灰黑色的石砖上附着着青苔斑斑,黄铜色的齿轮上布满了锈迹,这古老的建筑限的延伸,直耸天际,在那里,有这一轮巨大的表盘,上面用女孩明明不曾学会,却又可以理解,与之前那神秘之声绝对相配的文字写下了一到十二这十二个数字。

毫疑问,这是一座钟塔,就连秒针每移动一格,都会震落数的碎片的古老钟塔。在尽显苍茫的景色中透露着神秘与庄严。

女孩缓缓的走上古旧的台阶,来到正前方的大门前站定,伸出手。

“打开!”

依然是从没听到过,也从没学习过,但是却能清楚明白其含义的语言。

与其呼应着的是沉重的响声,那是大门缓缓地分开向两侧的声音。随后,她看到了大门内的样子。

在那里是一条长廊。

拱形的天花板,大理石的地面,左右两侧布满了一座座黄铜制成的,看上去十分古老的落地摆钟。

看前后的话,单侧墙上每座钟之间都是一样的间隔,看左右的话,两侧墙边每座钟都是一样的对称。

不光如此,这些摆钟从指针的时间到钟摆的摆幅也完一样。

简单的来说,这是一条由数摆钟所装饰,不论动与静,左右都完对称的长廊。未完待续……

p:近有点卡文,而且国外的大学放假早,会在圣诞节之前就结束,离期末还有不到一个月,所以速度什么的……求谅解(捂脸)……如果学业不挂科的话,有一个满满的寒假可以拿来哦~~~

天津市和平区妇产科医院怎么样
新民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乌鲁木齐哪家专科医院治癫痫病好
甘肃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运城如何治疗牛皮癣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