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妻成性邪王榻上欢

2019-06-25 00:42:55 来源: 虹口信息港

神欣儿已然被恐惧笼罩。挑断筋脉?那该有多痛啊!“不,不要——”她摇着头,身子不断地往后退,脸色惨白如死人。可惜的是,身后就是冰冷的石柱,她已经退无可退,而神震山和神无月二人,手里都拿着冰冷的匕首,已经逐渐逼近。冰冷的刀光挥下。“住手!”一道制止声,从正厅的大门外,传了过来。神震山和神无月手上的动作一顿,同时转过头来,看向大门口处。只见东陵司夜一袭青海麒麟袍,面色凛然,剑一样冰冷的气质,大步迈入正厅,凌厉的眸光扫向神震山,道:“神老太师,您班师回朝,为何不入宫觐见?可知父皇已在御书房内等你两个时辰了!就算你让西野国签下了割地赔款的合约,于东陵国有功,但也不能居功自傲,怠慢了一国之君!”言辞之间,充满责备。一顶“怠慢国君”的高帽,就这么给扣下了。神震山当即变色,神色严峻地看向东陵司夜,解释道:“夜王殿下,老夫并无任何怠慢陛下之意,只是家中有急事需要处理,才耽搁下了。”东陵司夜一双眸子危险的眯起,质问道:“那在老太师心中,是家重要,还是国重要?”“这——”神震山面色一僵。这话问的太刁钻了,若是答家重要,那就是怠慢东陵国国君;若是答国重要,那就得立刻跟东陵司夜走,便宜了神欣儿那个孽障。“家国都重要。”神震山权衡之后,如实答道,“夜王殿下,再给老夫三息时间,废了这泯灭人性、心狠手辣的孽女,立刻就随你去宫里。”“三息?”东陵司夜一声冷笑,道,“看来在神老太师心中,家还是比国要重要一点的。”神无月皱眉。她看得出来,东陵司夜这是故意找茬!三息,不就是三个呼吸的时间么,也就是三秒!说话的功夫,也不止三秒了吧。“爷爷,您随夜王殿下去宫中便是,家里的事情,孙女会带你处理好。”神无月手中的匕首,寒光四射,唇角的弧度上扬,“二姐母女当初是害的我,由我亲自行刑,才算是报了仇。”东陵司夜变色,厉声道:“神无月!你不要太过分!”神无月毫不退让,针锋相对道:“夜王殿下,我们神家处理家事,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管吧!”“什么叫外人,本王是你的未婚夫!”“未婚夫?所谓未婚夫,就是未婚,未婚你懂是什么吗?你还不是我丈夫,你还不是神家的女婿,你还管不着我们神家的事儿!”神无月目光灼灼,眸底闪着两簇火苗,在气势上,竟然丝毫不输给东陵司夜。“你——”“我什么?夜王殿下,你真的是来召唤我爷爷进宫面圣的吗?你确定你不是假公济私,特意来给神欣儿解围的?”神无月字字珠玑,以彼之道,还之彼身,“那好,我问你,在夜王殿下你心里,是国家公事重要,还是个人私事儿重要?”

阜新的医院治牛皮癣
梅州专治癫痫医院
咸阳牛皮癣专科医院哪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