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剑山河 第四百九十八章 贞元之力

2020-01-16 20:46:00 来源: 虹口信息港

焚剑山河 第四百九十八章 贞元之力

风声越来越强劲,飓风瞬间将潇剑秋给淹没其中,凌厉的冰霜也是掺杂在其中,不断的打在身上,而在潇剑秋身前,也是形成了一圈奇特的灵气光幕,强悍的阻挡着风雪的侵袭。

矗立在风雪之内,潇剑秋的脸色变得微微有些苍白,不得不承认,这里是风雪的集中地,爆发而出的恐怖力量,比之皇境初期强者的一番进攻,还更加具有破坏力,无比可怕。

“真是可怕的劲风和大雪,好似将灵气融合在了其中,否则的话怎么会如此强劲!”

默默念道一句,而在话音落下之后,风雪的力度也是缓慢的减弱下来,而在潇剑秋面前,那一座巨大的雪山巅峰之上,一道苍白的虚影,其身体周围两道乳白色的气流,不断飞掠!

远远看去就好似两只巨大的羽翼一般,携带着那一道虚影,迎着潇剑秋所在的方位,狠狠的就冲击而下,看到那一幕潇剑秋不由心一惊,赶紧后退两步,同时灵气再次挥发而出。

“着第二层天劫,就是要试试你的实力究竟多强横。或者就永远被埋在雪山之下!”

凶狠的声音在雪山之间不断的回荡开来,在远处上万道五彩斑斓的冰棱,瞬间暴击而下,面对那密密麻麻,犹如骤雨一般的冰棱,潇剑秋脸色一寒,也不硬撼,赶紧后退两步。

只是刚刚稳住身形,那冰棱便是凶残的撞击而上,潇剑秋手中的灵剑,猛然的挥舞起来,一道道极为璀璨的精芒,在潇剑秋身体周围成型,将其包裹其中,剑意冲天而起!

极为可怕的剑光在这边雪山之内挥洒开来,那些攻势狂暴的冰棱,一根接着一根,被那倾泻而出的剑光完全的分解开来,只是这一番肆意的挥洒,也是对潇剑秋的消耗很是巨大。

沉了一口气,将冰棱完全瓦解之后,潇剑秋也是站在了一旁,眼神当中的冷光不断迸发而出,在潇剑秋的身前,空间模糊一片,不一会一道迷蒙的白色光影,也是缓缓的汇聚成型。

看到那光影之后,潇剑秋倒是愣了一下,是一个看不清面貌的女子,手中有着一根权杖,银色的权杖,在那权杖之上,有着一条冰龙的虚影在慢慢的蠕动着,看起来极为的诡异。

并没有多说什么废话,想必这第二层天劫,必然就是这个女人,而此女同样也没多说什么,安静的站在原地,看起来柔弱的手掌,慢慢的抚摸着银色权杖,又发出了一声轻笑。

感受到潇剑秋浑身突如其来攀升的气势,冰女只是冷笑一声,手中冰龙权杖再次抛出,那一条并不起眼的冰龙,再次迎着潇剑秋所在,狠狠的轰击而上,口中无情冰火再次狂喷。

看到冰龙再来先前的手段,潇剑秋不由冷哼一声道:“你这头孽畜,还当真以为我潇剑秋怕你了不成,这种伎俩再来一次,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少冰火,难不成吐不尽不成?”

冷声一句后,潇剑秋中灵剑挥舞动起来,剑气不断叠加在一起,无形当中引得空间都是一种怪异波动,肉眼可见的剑光,不断的崩散而出,剑意势如破竹,锁定喷吐冰火的冰龙。

如此一句话落下之后,冰龙竟然凌空而起,原本并不起眼的身躯,竟然在飞速的膨胀起来,好似海浪席卷的漩涡一般,不断旋转着庞大的身躯,吐出的冰火缠绕在周围,好似铠甲。

“已经没有多长的时间,第一重天劫快要降临,现在只能依葫芦画瓢,我将剑法阵法创造的步骤交出你,至于你能不能成功,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影子沉声一句,也是有些急躁。

毕竟依附潇剑秋生存,若是潇剑秋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自然也会随之消失人间。

倒吸一口冷气,潇剑秋让自己的心神沉稳下来,而后看着影子,挥舞着手中的灵剑,一缕缕极为精纯的剑气,从那光剑之上释放而出,好似白绫一般,在半空之上来回的旋转着。

一道接着一道不断的交合在一块,潇剑秋屏息凝神看着,不一会就发现,那些看起来杂乱无章的剑气,就好似找到了共同的契合点,竟然在一点点的融合起来,幻化成一面光幕。

而后剑影开始来回的抽动着,覆盖在那光幕之上,形成了极为复杂的纹路,那光幕好似有了神韵一般,竟然在一点点的蠕动着,不一会就成型虚幻古朴的阵法,极为的诡异。

那么浓郁的剑气,再加上气势凌然的剑意,糅合在一起的大战,竟然没有剑意的丝毫味道。

有的只是浓浓的厚重感,就好比剑身一般,那种沉重的感觉,不由之间让潇剑秋内心中震动不已,他从来没有过这种体验,剑气的发挥,竟然可以凝聚出犹如剑身的厚实感。

而后在话音一落下的瞬间,手中的修魔剑便绽放而出一朵朵极为妖艳的黑色莲花,正是剑法施展到极致的地步,从而展露而出的异象,不过那黑色莲花,也具有一种十分可怕的毁灭。

跟潇剑秋想象的一模一样,那轰隆的巨响镇压而下之后,朦胧当中的恐怖力量,也是在一点点的逼近它,不过飞虫凶兽刚刚靠近那黑色的光幕,碾压的力量也是席卷开来,震荡无比。

只是一瞬间,一声声极为刺耳的撕扯的声音,也是在潇剑秋的耳畔响起,与此同时在潇剑秋的眼前,那些飞虫凶兽,一只接着一只,被那混乱的黑色剑光,极为迅猛的在瓦解着身体。

前赴后继的送死,黑色光幕一只也不留下,无情的在杀戮着,而天空之上,随着飞虫凶兽的彻底瓦解,也是降落而下粘稠的黑色雨滴一般的黏液,根本无法阻挡,落在黑色光幕上。

原本魔气混合着剑气,防御十分惊人的黑色光幕,竟然在那黑色黏液一滴一滴的砸落下来之后,慢慢的便是被分解开来,防御也是在那一刻迅速的崩溃着,登时潇剑秋的眼睛凝练起。

倒吸一口沉沉的闷气,潇剑秋只觉得黑色光幕在被分解的那一瞬间,一股强力的反噬力量,直接钻入自己的道宫之内,包括自己的神海都受到的影响,整个人都开始变得有些脆弱起来。

“还真是可怕的黏液,完全是魔气压榨到了极限之后,融化成这等魔气黏液的。因为魔气太过厚重精纯,竟然可以对道宫,以及神海都产生难以抵抗的作用,还真是可怕的魔液啊。”

当然忍住之后,潇剑秋挥动着手中的修魔剑,极为凌乱的剑影,一道接着一道,看起来混乱,实则有着一种特殊的规律在舞动着。

杂乱不已的修魔剑虚影,不断的融入那乾坤八卦阵的虚影当中,缓慢的在其中流转着,随着其每一次缓慢的流转,阵法之内就爆发出一股很是特殊的力量波动来。

倒吸一口凉气,说实话潇剑秋也是没有想到,凭借着自己对魔气,还是有肤浅的认知,竟然能够调动这么狂暴的力量来。

不过这只是表层的一个虚幻而已,死亡飓风一步步的紧逼而来,至于其剩下的那些飞虫凶兽,似乎也知道这是最后的决战。

因此一只接着一只,前赴后继的朝着潇剑秋冲撞而来,面对那狂暴攻势的飞虫凶兽,当即潇剑秋的脸色一寒,手中的修魔剑再次震荡开来。

空间之内在那一刻飞掠而出数十道极为混乱的光影来,一条接着一条,相互之间交织在一块,不断说的迎着那飞虫凶兽而去。

那等力量尤其是在乾坤八卦阵虚影当中冲击而出,爆发而出的戾气可谓是相当的雄厚。

不断的撕裂开来,那些飞虫凶兽根本无法坚持下去,一只接着一只也是彻底的爆裂开来。

那些飞虫凶兽,只是在一瞬间便化作了粘稠的黑色黏液,最后滴落在魔气飓风之内,而这一番滴落之后,魔气飓风的嗜血气息,变得更加浓郁几分。

不断的席卷前来,在其暴掠而过的地面,也是出现了一道接着一道的沟壑,显然魔气飓风的进攻,有着超乎寻常的力量迸发。

此时潇剑秋立身在那乾坤八卦阵的虚影当中,整个人浑身上下沐浴着黑色的精芒,其身体表层之上,有着复杂的魔纹,正在相互交织在一块。

同样潇剑秋心中清楚,乾坤八卦阵的力量和魔气飓风,是真正要一决高下了。

只是一眨眼的时间,空间掠过的风声猎猎作响,魔气飓风直接席卷而下,只是一眨眼的时间,也是将整片空间席卷了一层,有些即将坍塌的迹象。

面对空间不断的颤抖,好似有着崩塌的感觉,潇剑秋却是不为所动,依旧悬浮在那乾坤八卦阵当中,浑身战意不断攀升。

只是短短的几个喘息的时间,那魔气飓风也是彻底的狂涌上前。

可是鲜血浸满而出便是不争的事实,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潇剑秋可以想象的到,自己必然身负重伤,绝对不能这样持续下去。

体内荒芜之气和灵气尽数的凝聚沉淀一团,当下潇剑秋的脸色变得尤为难看,在其看来,只能选择强势的一种进攻,否则的话继续这样拖延下去,对自己绝对没有丝毫的好处。

这种想法刚刚涌上心头,忽然在大量血蝙蝠汇聚而成的血腥风暴顶端,也就是洞穴之上,忽然滴落了一滴粘稠的东西,刚好落在潇剑秋的鳞甲之上,一股灼烧的剧痛,瞬间弥漫全身。

低头一看,鳞甲竟然一点点的消融掉,登时潇剑秋大吃一惊,自己糅合了如此强度的荒芜之气,造就而成的荒芜鳞甲,此等防御堪称恐怕,这究竟是什么东西,竟然融化得了鳞甲。

随之而来是血蝙蝠群再次悍然的进攻,跟那粘稠的血滴交合进攻,势必要将潇剑秋给灭杀!

“你们这群畜生,当真以为我潇剑秋是好欺负的不成?既然如此,就让你们尝尝,剑修恐怖剑法的威力!”一声低沉的嘶吼声,从潇剑秋口中发出。

此话刚刚落下,悍然直接潇剑秋将最后一丝灵气凝聚在手臂之上,顿时潇剑秋手臂上的青筋,犹如盘龙一般环绕一圈,暴突而起,看起来极为的狰狞,不由让人感觉到一股冷意。

深圳博爱3I种植牙
长春哪家医院银屑病看的好
贵阳治白癜风费用
泉州治癫痫病最好的专家
中山癫痫病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