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有意思的是去年5月亚马逊a

2018-11-06 09:55:40

由于种种特殊原因,中国Android应用生态呈现出与海外迥然不同的发展态势:Android官方应用程序商店Google Play一直难以进入国内市场,而诸如360、百度、豌豆荚等众多应用分销渠道则瓜分了这一庞大的市场。

有意思的是,去年5月,亚马逊appstore悄然登陆亚马逊中国,从而称成为成功进入国内应用商店市场的外企。鉴于海外市场的成功经验,appstore有望成为中国Android应用分销渠道的重要力量,改变国内众多众多应用商店中质量良莠不齐的现状所谓第三方市场大都不过是盗版集散地。

紧接着,Kindle Fire在亚马逊中国开售,软硬件均已经落地。然而,一年多过去了,捆绑在Kindle生态中的appstore不仅没有对国内应用分销渠道产生太大影响,反倒有些淡出人们视线的趋势。

但实际上,亚马逊中国对于appstore的建设从未停止脚步。目前,亚马逊中国应用商店应用达到3万个。上个月,亚马逊中国副总裁、应用商店负责人梁康妮接受了爱范儿的专访,首次向外界透露亚马逊中国应用商店的现状以及本地化的工作。

尽管给外界以捆绑于Fire平板的应用商店的印象,但appstore并非一个封闭的应用商店,用户均可以在亚马逊官上下载appstore的APK文件并安装在非Fire平板的Android设备上。

梁康妮向我们透露,事实上,诞生于2011年3月的appstore的初衷并不是为Kindle Fire服务的。其实在没有平板电脑设备构思之前,亚马逊就有这么一个团队了,考虑提供无线应用。

但不容置否,软硬结合的战略让appstore大受裨益。今年6月份,appstore应用超过24万个。尽管远不及苹果和Google均已超过50万应用的量级,但让亚马逊骄傲的是,appstore的ARPU值更高,这意味着开发者的盈利水平更高。

市场调研机构IDC展开的一项基于Kindle Fire发展调查报告显示,65%的开发者称亚马逊应用经济回报好于或持平于对手,74%的开发者称Kindle Fire上每款应用的平均收入更为高些。

梁康妮坦承,appstore进入中国后发展状况并不尽如人意,它基本上是把美国翻译成中文。

因此,在亚马逊中国应用商店中国团队中,我们看不到产品经理。目前负责商务对接的约10人,更多的人力花在内容测试和审核上。

亚马逊中国决定大张旗鼓地推倒重来,加大力度重建appstore的本土化工作。梁康妮告诉我们,亚马逊中国近期正在大力招聘,准备组建一个中国产品研发团队。这个研发团队完整地囊括一家互联公司应有的角色,包括产品经理、设计、产品架构、研发、KOI、视觉交互等等。

这对亚马逊而言是历史性的,因为中国用户现在能用到的亚马逊服务,全部都是基于美国的产品设计。

梁康妮希望从移动化体验入手,彻底地改变亚马逊中国应用商店的交互,让应用可以更快速的、主动的呈现到消费者的面前。她认为,亚马逊中国应用商店拥有各种琳琅满目的分类,但是用户需要自己去发现。它没有太多逛的部分。

尽管拥有种种不利因素,但亚马逊中国应用商店仍然拥有诸多优势,首先,它是目前国内一个可以将中国开发者带向全球的平台。据梁康妮透露,appstore应用开发者全球共享一个Developerportal,经审核之后,开发者可以自由选择分发到不同的国家和市场。

其实很多本土的开发者,反过来是需要海外的市场。因为其实对他来讲研发成本是一个方面,反倒没有那么多的本土化的考虑,因为国外市场,英语的世界还是有挺好的收入的。

谈到面对国内应用分销渠道的竞争,梁康妮认为,如果只是把自己定义为一个应用商店,那么机会就相对小。因为已经有那么多千万级,上亿级用户的应用商店在你前面了。

早亚马逊想要做应用商店,它不仅仅是只希望提供一个所谓分发渠道。我觉得亚马逊是一个技术公司,特别是在无线这个领域,我们有两大块的顾客,一方面是消费者,就是用户,梁康妮说,我们作为一个电商,我能够提供一些开发者,把流量换成购物的行为,我给他分成。比如说你今天在豆瓣的书评看到这个,我想买这本书,你一点到了亚马逊的PC去买了这本书,豆瓣是有返点的。为什么在无线上不可以呢?

基于这样的考虑,亚马逊中国决定将应用商店的app整合入亚马逊电商的app之中,也就是说app作为商品成为亚马逊电商的一个子集。

这种业务它就不是单纯应用商店的概念,但是这个是作为应用商店,就是我们要去想、要去做的事情。梁康妮说。

温室内外遮阳系统
钽电容
星力捕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