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临星空 第八百二十四章 光年之外

2020-01-16 22:52:02 来源: 虹口信息港

君临星空 第八百二十四章 光年之外

太初星门名师阁,在场之人尽皆目不转睛的聚焦虚影变幻,无声等待薪火区智能核心的正式宣读。

紧张,焦急,寂静!

所有人全都屏住了能量吐息!

薪火区智能核心掌握权柄,具有至高战力的莫测加持,融合数不清的灵光与神慧,几乎脱离智能核心的概念范畴,实乃不可思议的崇高存在。

所以。

当薪火区正式宣读之后,便是无可争议的定论,再也毋庸置疑!

……

看到虚影显化面孔,太初名师们隐约感到奇特威能降临于此,充斥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不愧是掌控殿堂权柄的薪火区。

太初名师们低声传音,看似淡然实则迫切的讨论着。

“薪火区到底会选择谁?”

“寰宇古国的太初天才,唯有眞袖图与莫扎鲁两个太初,皆是轻易闯过薪火区第七层的天才程度。只需对比这两人得到薪火区评估的高低,谁的评估更高,谁就会被选中。”

“依我看,选中眞袖图的几率更大些。”

“等等,你们是不是忘记了韩东?”

“怎么可能忘,太初韩东确实非同凡响。可惜他加入太初星门没多久,太初职责仅仅执行了两轮而已,因此太初韩东早在初选阶段就已经被我们投票剔除……没过初选,没有名列复核名单,我们上交薪火区的人员名单干脆没有韩东……敢问如此情况,薪火区怎么选择韩东,根本没有韩东这个选项,除非薪火区否认我们所有太初名师,除非天穹掉落宇宙奇物恰好砸在我脑门上!”

……

看到虚影面孔缓缓开口,寰宇古国的眞袖图与莫扎鲁绷紧心神,仿佛琴弦拉扯到了极限。

几欲窒息。

似有耳鸣。

身边的人与事瞬间远去,只剩眞袖图自己一个人,死死盯着虚影面孔差点渗出涔涔汗水:“是我,是我,一定是我!”

“到底是谁?”

诸多太初也凝神关注。

这一刻,万籁俱寂。

下一刻,真相揭晓,思维意识停止了运转。

“依据薪火区全方位评估——”

“特此指定太初韩东,承担本次荒古殿堂薪火区太初星门代表出战序列的候补出战人。”

“以上。”

“请知悉。”

仿佛平地乍起惊雷。

无言震撼顷刻间笼罩全场,清香空气变成了沉重固态,令人感到无处不在的无量压力直接落在浑身里外,直教人目瞪口呆,难以维持平静姿态。

“请太初星门尽快部署。”

公式化声音回荡房间内部,薪火区显化的虚影面孔,看不出喜怒情绪的目光扫过在场太初名师。

紧跟着。

虚影面孔消散。

但却没有一个人动弹。

谁?是谁?到底是谁?

他!是他!竟是韩东!

眉心点缀乳白花瓣的眞袖图愣在原地,手足无措的回过神,紧张泛红脸庞登时变了颜色:“韩,韩东?”

“韩东?”

“那位新晋太初?”

另一个太初莫扎鲁脸色发怔,抿了抿嘴唇,品不出滋味。

不知怎么地,他不由自主的瞥了眼眞袖图。太初记忆何其清澈,他还记得当年韩东参加太初培训之时,眞袖图认为韩东应变能力不够……

结果……

此时眞袖图满脸茫然。

诸多太初也面面相觑,诡异的静默氛围还在持续,蔓延到了太初星门名师阁的众多名师内心深处……

“咕咚。”

一个太初名师咽了口干涩唾沫。

然后所有名师全部嘴唇颤抖,生涩喉咙吐不出半个字,他们想不通薪火区怎么选择韩东?

尤其是薪火区虚影面孔消散前一刻的古怪目光……

似笑非笑。

意味深长。

这是略有不悦的帝皇之蔑视,令太初名师们瞪圆了眼睛:“莫非有人族至高亲口下旨要求韩东出战?所以薪火区临时更改决定的真正原因并不是寰宇古国的古皇施压,而是我们这些人没让太初韩东通过初选。”

想到这个可能。

太初名师们心底冰冰凉。

因为他们在初选阶段剔除韩东,薪火区万不得已,只好重新宣读决定,这个恐怖谁能担得起,饶是太初名师也忐忑惴惴!

——

荒古殿堂坐落在人族疆域内部。

遥远,极其遥远,距离荒古殿堂不知相隔多少星区的寰宇古国,统御整个古国的无上之皇,喜怒不形于色,高居星河之上。

此乃真正意义上的星河。

绵延三万光年,汨汨流淌星空的庞大星河。

星河璀璨,何等磅礴,但在寰宇古国无上皇的伟岸身影之下,无边星河显得那么单薄脆弱,仅仅只是一条随手可断的小溪流。

但要知道三万光年是什么概念?

光年是长度单位,顾名思义,指的是光在宇宙真空沿着直线传导整整一年时间所跨越的距离,极尽漫长,通常用于衡量恒星系内部的空间距离。

看起来光年不算遥远。

但客观分析,蔚蓝地球直径约有一万三千公里,光在宇宙真空沿着直线传导一秒,可以穿行三十万公里,而若是以公里单位换算一个光年恐怕要用亿万作为前缀。

简言之。

长度单位光秒大约等于三十万公里,长度单位光年等于十万亿公里!

然而,绵延三万光年的星河,却无法企及寰宇古皇的冥冥威严,甚至衬托的星河愈加渺小,只剩那道一言不发的身影高居星空。

如此形容,并不夸张。

古国之皇的层次,远远凌驾宇宙永恒境,甚至有些古皇仅次于至高存在。

“哼。”

寰宇古皇睁开红色眸子,其内蕴涵尸山血海。

“光族!壶沽族!真真欺我寰宇古国无人乎!”古皇一怒掀动下方星河卷起滔滔巨浪,海啸亿亿丈,泯灭一切生息与物质:“若是没有当年那场光族事变,单凭我们寰宇古国就可以应付三流壶沽族,哪里需要求助荒古殿堂!”

耻辱。

直击灵魂的耻辱。

偌大古国力量空虚,难以匹敌三流生命族,寰宇古国之皇的雷霆震怒正因为此。

但看向下方……

三万光年星河尽翻腾……

“唉。”

看不清脸色的寰宇古皇,怒气令星河变成怒海,星空灭绝无相,却又是翻手一拍,抚平长达三万光年的星河。

手拿星辰摘日月,大抵这般。

不。

古皇还要更恐怖。

尽管古国无上皇只是皇位,但能够坐在皇位的人族存在,基本都有挥手扫灭恒星系的无边威能。

“光族……该死。”

一字一顿,牙齿泄露杀意,古皇那双红色眸子饱含杀意。

蓦然间。

古皇收起杀意,看向旁边:“何事?”

“启禀古皇。”

若有若无的虚影,来回漂荡,幽幽开口道:“荒古殿堂薪火区临时更改了出战名单,增添一名候补出战人:我们古国的太初殿下韩东。”

汇报完毕。

虚影也随之消失。

这一刻,星空隐隐摇晃,庞大星河全数逆流,寰宇古皇的红色眸子爆发亿万道神威极光,登时开口:“传我口令!”

“请古皇下令。”

“我听过这个太初韩东,有个女儿与我提过……你等不惜一切代价,务必让韩东上场出战,扬我寰宇国威!”

“遵旨。”

星河逆流,星空昏暗,唯有古皇眼眸遮盖这片天地。

总而言之……

不管什么方式……

他,寰宇古国之皇,要看到韩东应战壶沽族太初!

——

寰宇古国何等之大,几乎难以形容。

从小到大,从低到高,一个个星球与恒星组成行星系,一个个行星系组构千奇百怪的恒星系,数不尽的恒星系组成整片星区,终由一十七个星区构成寰宇古国的基本疆土范围。

譬如银河系。

这个孕育了地球太阳系、诞生了太初韩东的悬臂恒星系,其实只是寰宇古国牙录星区的微不足道之尘埃。

……

寰宇古国、牙录星区。

银河系坐落在星区边缘,而在银河系的遥远之处、光年之外。

“咳咳。”

虚弱无力的咳嗽,响了起来。

此乃充满万彩的诡异环境,恍如矗立星空的万花筒,其内困着一袭白衣的飘渺身影。

叮咚。

白衣青年点开星门通讯器,沉默不语,看着太初星门发布公告。他赫然是准备冲击亘古天王的太初昊谷,当初推举韩东加入殿堂的昊谷。

“太初星门出战……”

“风起了,出征了,韩东这小子也在呢。”昊谷一点点抬起头,望向光年之外的荒古殿堂。

太初星门——

将代表人族殿堂出征边疆!

……

第三更!一万三千字更新!

湖北省鄂州市第三医院怎么样
安阳市第六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乌鲁木齐专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甘肃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运城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