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腾大陆 第156章 绝地顽抗

2020-01-17 21:15:54 来源: 虹口信息港

图腾大陆 第156章 绝地顽抗

天际,第一缕曙光划破黑暗的夜空,昭示着新一天的开始。不过,胡高并没有发现属于自己的那道曙光,如果不是骨子里身为穿越者的那点傲气,他现在都快要直接跪了。

“不打算跑了?”朗争看出胡高眼中极力隐藏的零星恐惧,咧嘴露出他那沾满血腥的利齿。

傻逼才不跑!

胡高并没有直接把这句话喊出来,一只怀有游戏心理的猫或许还能给已在掌握的老鼠一点机会,若是将这猫激怒,等待老鼠的,就只有一口被咬死。

胡高忽然看向朗争的背后,神色渐渐变成疑惑,又渐渐从疑惑转为惊讶。

“想引我回头?小孩子的把戏了。”朗争不屑地笑了笑。

“看!ufo!”胡高大叫一声。

朗争虽然没有回答,但仍不由一愣,下意识地问道:“油?油阿芙什么?油阿芙……”

话没问完,朗争突感右脚脚踝剧痛,身子失衡前倾,若非他及时用手臂撑住地面,摔个狗吃屎是在所难免的。踝骨碎裂的痛苦迅速蔓延全身,使朗争的表情都微微扭曲起来。

一击得手的胡高头也不回地拔腿便跑,现在可不是观赏战果的好时间,天知道这个吃人的家伙有没有什么快速疗伤的手段,如果有,那留在这里简直就是找死。

胡高一边将速度发挥到极限,一边在心中庆幸自己早已达到了对力量的完美掌控。若不能达到对力量的完美掌控,他就不能将这原本朝着五脏六腑而去的“血光暗杀”之力汇聚在一处,改为攻击朗争没有被软甲保护着的脚踝。

血光暗杀的力量虽然无形,但不能像血光冲击那样无视有形防御,与其去尝试几乎不可能成功的致命攻击,不如将力量转向破坏朗争的行动力。反正对胡高而言,能逃得出去,就是胜利!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好汉不吃眼前亏!”胡高自我安慰着。

倒地的朗争看到胡高远去的背影,脸上再无戏谑的神色,双目被愤怒的血丝染得通红!

“混账!居然敢戏弄我!”

朗争强忍右脚踝骨的痛苦,单纯以左腿的力量支撑起自己的身体。虽是单足立地,却无一丝摇晃。拉弓满弦,蓝色的元力箭矢汇聚朗争全部的愤怒,离弦飞射!誓取胡高之命!

早已准备的胡高听到身后尖锐的破空声,在体内凝聚完毕的血光蛇图腾霎时从胡高心脏的位置向正后方冲出!

血光蛇与蓝色箭矢相撞,连一个呼吸的时间都没支撑到,便破碎成血光点点,消散无形。

这是胡高第一次被人击破图腾,胡高还没感觉到图腾反噬的力量,另一种更强、更带杀伤性的力量已经透体而过!余势不减的蓝色箭矢拖着胡高的身体向前飞出一百余丈,在空中拉开了一条触目惊心的血带!

“哇……”

胡高感觉这口血差点把他的五脏六腑都一起吐出来了,脸色惨白得吓人。

“还好还好……”胡高挣扎着继续向前跑。血光蛇图腾的冲击虽然没能阻止蓝色箭矢的前进,却让这准星稍稍偏差了那么一点。原本该直接毙命的一箭,现在只是让他重伤而已。

胡高之所以头也不回就让血光蛇图腾从自己的心脏处向后冲击,就是笃定朗争这一箭会直朝他的心脏而来。从一开始,胡高的打算就是让血光蛇图腾将箭矢的方向稍稍偏移两寸,将必死变成重伤。

蓝色箭矢依然停留在胡高胸膛上,阴毒的放血槽使得胡高即使不将箭拔出,鲜血也依然会快速地流失。

“啪!”

胡高右手拇指与中指按住胸前的箭头,使出吃奶的力气将箭头折断,再一掌将箭矢从体内拍出。箭矢离体留下的贯通伤使得胡高在短时间内大量失血,精神都开始恍惚起来。

“妈的!”胡高脚步不停,拼命地将自己的精神力注入神秘玉佩之中。

这是胡高第一次主动将精神力送入神秘玉佩,得到胡高的精神力灌注,神秘玉佩上亮起一阵微弱的白光,治疗之能成百上千倍地发挥出来,眨眼间重伤之躯便已经恢复了九成九。

之所以有一点伤势没有恢复,并非是不能,而是胡高主动制止了。

消耗了绝大部分精神力而且大量失血的胡高已经非常疲惫,随时都可能一头栽倒晕过去。为了保持住自己最后的这一点清醒,胡高故意留下一点伤,以疼痛刺激着自己浑浑噩噩的大脑。

看着远处胡高连滚带爬却一步不停的背影,朗争的怒火几乎快要化作实质。但是胡高已经脱离他弓箭的射击范围,他也只能看着胡高的背影干瞪眼。

“狡猾的狐狸啊……你就跑吧!我倒要看看你跑多远!再等一会儿,再等一会儿我就会追上你!然后一口一口将你生吞活剥!”

朗争狞笑着蹲下身子,左腿跪地,右手指尖亮起一层如萤火光辉般的光芒,轻轻点在碎裂的右脚脚踝处。萤光透入脚踝,碎裂变形的踝骨在这股力量的帮忙下,开始了无声而缓慢的恢复……

当胡高拖着重伤之躯跑出宁城,抵达城外密林边缘时,天空已经被升起的朝阳照得透亮。胡高靠着一棵三大环抱粗的大树树干,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树林中清新的空气。

“大概是安全了吧……我在半途故意改变了前进方向,他就算脚伤恢复了,应该也无法找到我的位置吧……”胡高有些不确定地自言自语。

胡高的不确定只持续了大概三息的时间,一声在天空中炸开的怒吼便粉碎了胡高的美梦。

“敢戏弄我的混账家伙!等着被我吃掉吧!”

听到声音的胡高靠着树干转过头去,只见一个黑点自远方的宁城中冲天而起,直朝他这个方向飞来。

“沃茨法克!那家伙长的是狗鼻子吧?!这都能找到我的方位?!”根本没来得及好好休息的胡高不敢再逗留,连忙站起身,一头扎进了密林当中。胡高明白,只有借助这片茂密的树林,自己才有那么一线生存的可能。

……

另一个方向上,云丰背着中箭昏迷的胡无双被朗争的两名手下以及魏家二十余人围困在城北的荒原之上。

为了保证万无一失,朗争的两名手下在得令后并没有第一时间追杀云丰,而是一人追击、一人从魏家调动人手。压倒性优势的人数使得他们可以从多个方向围追堵截,即使云丰机敏善变,依然躲不开层层围堵。

被围困在中央的云丰脸色不见丝毫慌张和恐惧,双手的袖子早已被他当作布条拆了下来用于固定住背上的胡无双。裸露的右臂青筋凸显,死死地握住陪伴他多年的杏雨剑。一双蓝色的鹰翼虚影附着在他的右臂上,正是他的图腾——六阶蓝翎飞雕的力量已完全加持的明证!

“现在你已经无路可逃了,还要负隅顽抗吗?”魏家领头之人得意道,“我知道你并非宁城之人,这趟浑水你大可不必掺和,放下你的剑和胡无双,我们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不好意思!我云丰可不希望这辈子都被人鄙视为胆小懦弱、失信于人的懦夫!你的好意,云丰领受不起。”云丰目光冷冷,足下微转,随时方便着有可能从任何一个角度杀来的敌人。

“小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你们去过雨城吗?”

“雨城?”魏家领头之人不知道云丰为什么突然提起别的事情,下意识地顺着云丰的问题回答道,“没有。”

云丰盯着那魏家领头之人,像是和朋友聊天一般,不紧不慢地继续说道:“在雨城,有一座无虚剑馆。剑馆内有三幅大字,其一,‘懦弱怯战者,不配习剑’;其二,‘背信弃义者,不配习剑’;其三,‘卑躬屈膝者,不配习剑’!那里……是我的家……”

魏家领头之人这才明白云丰的意思,不由大怒:“小子找死!”

与魏家之人相比,朗争的两名手下态度明显就要冰冷得多。

“主人只要这个女人,至于这个男的……杀!”

两人话音一落,甩手掷出数枚飞镖,划出尖锐的破空声!

在两人动作的同时,云丰双目突然闪耀出一阵蓝光,右手杏雨剑准确而快速地将几枚飞镖全部挡下,身体小退半步。

蓝翎飞雕并不是纯粹的战斗型图腾,它的主要作用在于加成主人的力量。就比如此刻,它所加持的,不仅仅是鹰翼之速,更有鹰眼之锐!

揉了揉有些发麻的手臂,云丰暗暗心惊:“仅仅是暗器就有这么强大的力量……看来他们两人都是中阶通体境了……再加上魏家这群低阶通体境和高阶凝影境的……胡高啊胡高,你真是给我出了好大一个难题。等事情结束,你不好好补偿我点什么,我就跟你没完!”

云丰能挡下暗器的攻击明显出乎那两人的意料,短暂的错愕后,其中一人挥了挥手,魏家众人霎时围攻而上!

“我无虚剑馆的动云剑技,可没有后退这一说!”

面对众人围攻,云丰不退反进,一身剑意冲霄而起!整个人如同一柄出鞘的利剑,一往无前地冲入魏家的人群中!

安源区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中山市博爱医院预约挂号
鄂州治白癜风医院
南京哪家医院治白癜风
白癜风治疗烟台哪家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