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大妈玩处男整美女独霸后宫

2019-10-13 06:14:06 来源: 虹口信息港

  明代“大妈”玩处男整美女独霸后宫

  关于万贞儿的身世,其实倒是颇为励志,当然,我们不妨加点笔墨。原来,万贞儿的老爹万贵,原为县衙一名基层公务员,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可能是睡了领导家的狗,或者是不让领导睡自己家的狗),反正是得罪了领导,被加了个罪名,流配到了边疆。年仅四岁的万

  告别了苦大愁深的老男人杨坚(见《中国古代都有那些妻管严》),我们再把目光移向大约八百年后的大明王朝,此时要登场的皇帝,名叫朱见深,即明宪宗。和杨坚同志不同的是,我们的朱同学,怕的是小老婆。可有意思的是,他的这位小老婆,岁数不仅不小,而且挺老。她的名字,叫做万贞儿。

  关于万贞儿的身世,其实倒是颇为励志,当然,我们不妨加点笔墨。原来,万贞儿的老爹万贵,原为县衙一名基层公务员,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可能是睡了领导家的狗,或者是不让领导睡自己家的狗),反正是得罪了领导,被加了个罪名,流配到了边疆。年仅四岁的万贞儿,也因为家庭成分不清白,被迫充入宫庭为奴。

  此后的十多年间,万贞儿看尽了宫中冷暖,心中也暗暗发誓,将来一定要做个成功的女人,决不能像自己的父亲那样,让别人像一条狗一样打发了余生。可是,宫中女人若要上位,似乎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必须成功地爬上皇帝的大床。可是,这位万贞儿同学,一无背景,二无钞票,三无姿色。按理说,这种典型的三无女人,连打点身边太监的小费都掏不起,怎有机会在后宫三千佳丽里脱颖而出呢?幸好,我们的万贞儿还有着一颗灵光的脑袋,以及相当不错的运气。

  万贞儿的运气,在于她打扫庭院的时候,无意中看见了一则皇太后发布招聘启事。内容大致如下:皇太子(朱见深)年纪尚幼,本宫欲寻一有心,工作能力强的保姆,如有意者,请速来慈宁宫处面试。万贞儿心想,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皇太子可是未来帝国的接班人,倘若攀上这层关系,自己今后的事业线,恐怕就将展现傲人的胸姿。

  不过,这个看似香馍馍的职务,却有着不小风险。原来,此时建制还不到百年的大明王朝,遭遇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危及。王朝的CEO明英宗朱祁镇同志(朱见深他爹),竟听了身边一位不带把子的贴牌经理人王振的话,屁颠屁颠地跑到河北土木堡,和北面蒙古人谈起并购的事宜,可谈着谈着谈崩了,蒙古人本就没有什么契约精神,竟直接操起马刀,硬生生把朱祁镇架到大漠喝茶去了。于是,帝国的政权,落到了朱见深叔叔朱祁钰(明代宗)手里。

  朱见深这个小屁孩皇太子的位子,到底能做多久,这是个问题。皇权的争夺,一向都是血雨腥风,一着不慎,别说是荣华富贵,甚至连身家性命,也可能会弄丢了。去还是不去?万贞儿往天空抛了一枚铜板,可没等铜板落地,人已经离开,因为,她已经拿定了主意。万贞儿知道,对于自己这样的三无女人,如此机会并不会多。当然,万贞儿赌对了。

  此后,又是十几年,不过,其间的万贞儿并不孤单,因为小屁孩朱见深在她的呵护下茁壮成长。瞧着朱见深的个头,渐渐高过自己,万贞儿心中,却是喜忧参半。喜的是,她压的这块宝,好歹熬到了成年,更可喜的是,朱见深的老叔朱祁钰同志屁股还未在龙椅上捂热,就被从大漠喝茶回来的朱祁镇赶了下来。朱见深这个皇储,他日坐南朝北,已是铁板钉钉的事。忧的是,朱见深到了适婚的年纪,而自己和皇太子无非只是保姆关系,这个纽带,并不可靠,倘若朱同学他日床上遇到一个卖弄风情的骚人,枕头一阵吹风,自己十几年来苦心铺下的感情线,恐怕也将风吹云散。

  为了让这个自己一手带大的男孩,终成为让自己一手掌握的男人,万贞儿一咬牙,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自己上!可是,如何上?万贞儿看着铜镜里头的自己,皱纹已经爬上本不漂亮的脸。不过,这对于万贞儿来说,都不是问题。于是,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她牵着他,嬉笑地来到荷花池边的小木屋。屋内泛着暧昧的红色烛光,檀香的味道,绕着床沿,一圈一圈地打转,朱见深不知何意,正待相问,却见眼前这位朝夕相处的知心大姐姐,缓缓地褪去了衣服。

  尽管朱见深少不更事,可满屋销魂的红烛光、檀香味,以及眼前这幅凹凸有致的胴体,肾上腺素急剧飙升也是自然的。于是,在万贞儿的悉心引导下,我们的朱同学,不仅学会了四书五经、三纲五常,如今,他还能在床上,挖到人生的桶金。就这般,到了三十如狼年纪的万贞儿,终于把朱见深给办了,而且,办得相当痛快。而我们朱同学,如狼似虎地在床上厮杀地起劲,素不知,老辣的万贞儿早已在自己稚嫩的裤裆下,漂亮地打了一个蝴蝶结。

  就在朱见深成功摘掉处男头衔后的不久,他的另一个头衔万岁爷,顺其自然地安在了头上。因为他的老爹,光荣升天了。登上帝位的朱见深,头一件事,不是和群臣开个见面会,而是急着要把自己的性启蒙老师扶正。当然,有人要反对了。反对的是朱同学亲生老妈周太后,这个刚升格为皇太后的女同志,眼瞧着准儿媳妇年纪比自己还大(万贞儿比朱见深约年长十九岁),场面上终究有些难堪,于是以万氏本是微贱保姆之身,怎可荣登后位加以搪塞。周太后的主意,自然得到了朝中老臣的支持。

  虽然,万贞儿当不成比皇太后还老的皇后,但在朱见深的强烈坚持下,还是成了后宫里老的一个小老婆(拿到妃嫔职称时,已是三十好几)。当然,对于万贞儿来说,只要拿得皇家认证的上床证,其他的问题,都不是问题,那些乳臭未干的丫头片子,想要和自己争夺上床权,估计还嫩着吧。

  当然,一切如万贞儿设想的那般,朱见深的床上使用权,始终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至于其他的后宫佳丽,想要得到小皇帝的临幸,可是难于登天。不出意料地得到了专宠,接下来,万贞儿要做的,就是为皇室诞下一个龙种。可是,这对一位三十几岁的高龄产妇来讲,实在太难了。

  在一系列高强度的造人运动之后,高龄的万贞儿终于绝望了(其间曾生下一子,不到满月即夭折)。可皇帝却是血气方刚之年,以后难免不会移情别恋,焦虑的万贞儿,心态正一步步向更年期妇女靠近。于是,在一个云雨过后的夜晚,万贞儿给朱见深摊牌了。她给了一道选择题:从今往后,要么只上我的床,要么永远别上我的床。

  朱见深看着一本正经的万贞儿,一本正经地哭了起来,因为这些年来,两人之间已经产生了千丝万缕的联系,眼前这位女人,不仅是自己的女人、还是保姆、玩伴、知心大姐,甚至私人保镖。离开了万贞儿,朱见深就将失去自己原来熟悉的生活方式,有如一只茫然的鸵鸟,只能把脑袋深深地埋在沙里不敢见人。

  不出意料,朱见深答应了。可有个问题,朱见深却不得不面对,即皇室后继无人。对于这个大麻烦,我们的朱见深同学当然也有办法的,就是趁着公出时间,偷偷溜到佳丽们的屋内,偷偷播种,然后偷偷地离开。每次同别的女人行房,朱见深就像去嫖娼一样胆战心惊,生怕万贞儿那里收到线报,一群训练有素的床管突然破门而入。如此担惊受怕地性生活,朱见深的精子质量自然不高,于是,此后的几年,皇室的血脉始终冷清。

  皇室人丁单薄,可万贞儿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她手下的床管们,每日定时到各个嫔妃处查房签到(就连皇后的寝室,也不能幸免)。倘若遇到行迹可疑的,必然是一碗打胎药伺候。即便如此,也总有例外的,一名叫纪氏的女子,借着一度春风,竟然怀孕了,并且,相当专业地瞒过了万贞儿和她那些敬业的床管们。

  (:收获)

智能
机械泵
九江星座网
本文标签: